皇家利华
  • 贵圈丨交大博士怼郭德纲:我的相声800一张能卖5000张(2)
  • 发布时间:2018-09-22 21:27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所以我们一直都是按这个逻辑来做的。我们的节目效果,在现场看应该能排进所有人里面前10名,这是比较保守的,不是最好的但也是前10名。为什么我们的节目呈现出来让人不能理解的状态,可能节目时长确实有限,我们怼郭德纲那一段比较精彩,所以他们留得比较多。

    为什么我们要怼郭德纲呢?我们是真的生气了。在我们这46个选手当中,说得好的很多,爆笑的很多,都没晋级,晋级的基本上都是穿个大褂说一个老段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说“一次都没笑”这句话特别重要,节目播出时被他们总导演删掉了,但在节目播出之前放的预告片里面有,我说:郭老师我也问问您,您一个师叔加一个徒弟搭档,(观众)一次都没笑,你怎么让他过的?这到底什么标准?不以笑为标准。相声这个东西,(观众)一次都没笑怎么能过呢?

    我怼《太平歌词》不是因为我觉得《太平歌词》不好,是因为我们第一天18组选手有8组晋级的,基本上是会唱《太平歌词》的人,另外10组都不会。我不确保是这样,但简单算了算就是这样。甚至有选手在调侃,说这不叫《相声有新人》,叫《太平歌词有新人》。

    所以我们俩确实很生气,觉得肯定会被淘汰了,上台前我老婆说咱们要视死如归,这是原话,当时约好了,如果能现场说爆,就直接提出来一些问题,如果说不爆就不提了,最后说爆了所以就提了,但是他把我剪成一个很闷的状态,然后再看我的表现就显得我很冲动。冲动肯定是有的,但是主要是义愤填膺。

    说实话,如果早知道节目是这样我肯定不参加,当时导演跟我们说,节目找了各种各样的人,一块儿来比评看相声能不能有新的玩法,结果他这倒好,只要有一点点新的玩法,哪怕老的不符合他风格的玩法,一棒子打死。

    在郭德纲老师第一轮录制的最后一个节目,有几个人要PK一下,郭老师就说你们说一下传统相声吧,一共4组,前3组都说了,最后那组说我们不会,那就说一个原创吧,然后两个人现场说了一个原创的子母哏,特别精彩,是到现在为止我认为第一轮最精彩的节目。然后郭老师说,因为你们不会传统段子所以淘汰了。

    我的感觉就是,如果相声界的权威这样说,那相声就完了,所以非常生气,至于冲动,该道歉道歉。郭老师在我们上台之前的一个节目专门说了,台上无大小,台下是朋友。所以节目最后我也跟他说了,我说郭老师您说台上无大小,我们还能做朋友是吧,他也说是啊,寒暄了几句才走,其实整个氛围还是可以的。

    另外还有需要澄清的一点,我老婆我们俩是逗哏、捧哏关系,我老婆立论,我来负责搞笑,我们俩在讲话的时候是有分工的,我老婆一句话都没留(与郭德纲对话)这算怎么回事?这太过分了,弄得我老婆跟哑巴似的。

    贵圈丨交大博士怼郭德纲:我的相声800一张能卖5000张

    怒怼郭德纲

    《贵圈》:关于你们的表演有很大的争议,知乎中有观众提到你们的表现力不佳,肢体、表情的状态还显生涩,另外,语言节奏上有些机械,反倒在和郭德纲对话时的语言节奏更像是相声,你怎么评价?

    李宏烨:关于表演这个事得分两方面,从自身条件来说,我确实不行,很多人问我,你能说相声吗?我以前觉得不能,说实话。我舌头没舌尖,口齿能力、脸部肌肉确实差一些,显然不是一个说相声的好坯子,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整个团队的表演都比较稚嫩,但这个东西是有先入为主的存在。他们为什么觉得我们演得不专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有他们觉得有专业的人。可专业的人,他们演的东西好笑吗?真的搞笑大家了吗?在我看来其实没怎么搞笑大家。

    传统相声说的大部分是老段子,老段子大家都听过了怎么会发自内心的笑呢?网络笑话抖了很多,实际上遇到一些逻辑搞笑的、复杂的,传统相声演员往往都是硬套一些表演套路去做,而我们是理论分析,做了模拟,我们是把观众的笑当做一个工程来处理,看上去机械一些,但是实际上它的目的是让观众笑起来,这一点即便是我们很年轻的演员,可能已经抖了两百个新的包袱了,但很多传统相声演员,即便说了十年相声,也只抖过十几个新包袱。从能把观众逗笑来说,我们的表演是有独到的优势的,有很多新型的包袱。

    我有一个想法,也做了实验的,在表演中,比如欲擒故纵这种搞笑的工作机理怎么拿捏得准,其实就是让他连续的现场在观众都没听过的情况下说一百个欲擒故纵的包袱试一试,这在传统相声里面不可能做到,大家都觉得这样练不好怎么抖包袱,所以他们需要牺牲大量的创作,去练习怎么把包袱抖起来。所谓的说学逗唱,有很多人基本功做得不错,唯独抖包袱抖得不好。抖包袱必须得结合新的创作和观众,反复地试验,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的演员,抖包袱的能力肯定比普通的相声演员要强,但在表现力上确实不行。

    《贵圈》:郭德纲说和你们不是一个行业,你怎么看?

    李宏烨:这句话其实是我们先说的,但是被剪去了,郭德纲老师肯定这个说法,才重复了“咱们不是一个行业”。我们在前面说了“我们不是一个相声,不是一个行业,我不抢你饭碗。”但是第二现场没反应,郭老师重复了这么一句,反而引起了大家喝倒彩,这很神奇,现场是这么回事。

    相声不是只有一种方式,相声还有一种方式是让千家万户都能记得这个时代发生的故事,能产生思想,当然前提是笑,我们前提做到了才这么说,要是没笑能这么说吗?我们是看春晚相声长大的,这种模式在我们心目中才是相声。不光我们,八九十年代的春晚影响了一代人中国有一两亿人都是这么想的。

    贵圈丨交大博士怼郭德纲:我的相声800一张能卖5000张

    李宏烨

    Part2 知识分子已经不听相声了 这是个问题

    《贵圈》:你担心你的相声存在圈层壁垒吗?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